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本地要闻 >> 正文

额济纳跑绿了!

作者: 来源:阿拉善日报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12日 点击数: 字号:【

二十年前,有一位作家登上井冈山,望着满山遍野的红杜鹃,感概万千,饱含深情地写到:“井冈山跑红了,这红跑遍了大江南北,长城内外,终于跑红了一个崭新的中国。”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回想那篇关于井冈山跑红了的散文,让我一下子想到额济纳的绿。我想说,这几年,额济纳跑绿了。

额济纳跑绿了!

地处内蒙古最西端的额济纳旗,是内蒙古面积最大,人口最少的一个边境旗,11.46万平方公里的区域面积,95%由大漠、戈壁组成,而可供人类生存的绿洲仅占全旗总面积的0.4%。

过去人们来额济纳,普遍的感觉是,额济纳旗府所在地——达来呼布镇,虽然就坐落在胡杨林的西侧,不过你从当时小镇中心的旗政府大楼,向西、向北走不出一公里,就是茫茫戈壁滩了。

额济纳风多,一年四季又大都刮的是西北风和西南风,一刮风,达来呼布镇就被笼罩在了昏天暗地的沙尘中,胡杨林根本保护不了小镇,反倒是小镇成了一名为胡杨林冲锋陷阵、站岗放哨的士兵了。每次看到小镇在风暴中遭受的煎熬,我的心情就倍感沉重。

额济纳跑绿了!

听当地老人讲,其实,过去的小镇周围也有高大的胡杨、茂密的红柳,清澈的溪流和大小不等的湖泊(海子),后来由于过度放牧和开荒种地,加上人口从原来的不足二千人,一下子猛增到最高时期的十几万人,人们一年四季做饭、取暖,全靠砍伐树木,致使达来呼布镇周围的林木面积急剧萎缩。

听老人讲,那个时候,全国上下都在搞农田水利建设,额济纳河上游沿线层层筑坝、截流,流入额济纳绿洲的河水逐年减少。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甚至出现了两次彻底断流和干涸的悲剧,额济纳绿洲面积在减少,退化的绿洲变成了沙漠和戈壁。上世纪九十年代,国家出台了一系列如退牧还草、退耕还林等措施,加大生态保护与治理的力度,特别是国家启动了对黑河统一调水工作,使滔滔黑河水再次流进胡杨林,干涸十年之久的居延海重现碧波。但额济纳绿洲毕竟创伤太重,想一下子恢复绿洲原来的面貌,难啊!想在缺水的戈壁滩上,种活一棵树,难啊!

额济纳跑绿了!

我说额济纳跑绿了,是这几年的事。党的十八大以来,随着国家加大生态建设与保护的力度,尤其是习总书记提出“金山银山就是绿水青山”的环保理念后,给额济纳的生态建设注入了强劲的动力,额济纳人民抓住机遇,迎接挑战,一场建设绿色家园的持久战打响了。

随着一阵阵春雷般的炮声,额济纳上游沿线,一下子就炸开了50多座截流的库坝。额济纳河,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奔流而来,在额济纳绿洲,从原来的两条支流,一下变成了十九条支流,堵塞多年的额济纳经络的病根找到了、疏通了。昏睡多年的额济纳绿洲苏醒了,额济纳的绿哟!怎能还有不奔跑的理由呢?

额济纳跑绿了!

先说西边吧,从新建的西环路向西,那片片新种植的树,早已连片成林,像一个个绿色的方阵,向西在奔跑,跑过干涸多年的纳林河,一口气跑出30多公里,钻过高速公路的涵洞,沿着高速公路再向南跑去.......

再说南面,沿着南环路,各种各样叫不出名字的观赏树木、花草也在奔跑,一口气跑出十六公里外的火车站后,与南下的西环路的绿色方阵会合后,继续向南奔跑,终于在30多公里外的黑城下,与苏和老人的“绿色兵团”会师了!

北面就更别提了,50公里外的居延海,昔日被风暴摧残得容颜憔悴,如今却像一位戴着绿色花环、穿着绿色裙裾的待嫁新娘。她那美丽的长裙,随着风向北飘向更远的策克口岸了。

额济纳跑绿了!

额济纳绿了,额济纳的风绿了,关键是人心也“绿”了。这几年,额济纳放下锄头和羊鞭的农牧民,响应国家政策,也开始在自家的土地和草场上种树。林场的树苗供不应求,他们就几家几户联合起来,贷款到酒泉、新疆买树苗。除了买胡杨、梭梭外,他们还买来梨树、枣树、核桃树等果木,听说就连远在200多公里外、早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为最不适合人类居住的马鬃山苏木和黑鹰山镇也开始打井种树了,额济纳一个又一个的绿色根据地正在形成。

奔跑吧!额济纳的绿;

奔跑吧!额济纳的河;

站在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新刷的起跑线上,

跑出一个更加美好的绿色家园!

跑向一个又一个充满希望的明天!

[打印文章]